Translator

Thursday, October 15, 2009

She • 她

突然很想念她,不知不觉她离开我两年了。



记得最后一次和她见面的时候,躺在病床的她仍精神奕奕,那时候的我深信她会慢慢好起来。
Ah MaWa Ai Kuh Sabah Takchek Liao…..(潮州话:阿嫲,我要去沙巴读书了……)她轻轻地说:“好的,好的。”。


没想到这是我们最后的对话。


乘着飞机回乡见她最后一面时,在窗外,眼眶含泪地仿佛看见她朦胧的面孔。想对她说:阿嫲,我回来看你了……




taken in 11/9/2007


0 COMMENTS: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